時論廣場》俄國兩大將軍失靈(張慧英)

時論廣場》俄國兩大將軍失靈(張慧英)

桃园国际风筝节 26、27日首度于春季登场

巴赫穆特烏克蘭陣地的戰壕。(圖/Youtube)

俄國人傳統上對戰爭有一個特別的自信,認爲兩位大將軍會庇佑俄國克敵制勝。一位是冬將軍─嚴酷的寒冬,另一位是地將軍─遼闊的土地。但當年令拿破崙飲恨的兩位將軍,這次可能不靈光了。

短评/蛋头鉴定人

橫掃歐洲的拿破崙在1812年進攻俄國,當時俄國看來註定被輾壓。但俄國從前線撤退並執行焦土政策,深入敵境的法軍找不到補給,加上難以適應嚴寒天候,還沒開戰就先死了一半兵力。拿破崙未能如預期地速戰速決,最終慘敗退走,60萬大軍出門6萬回返,這是拿破崙敗亡的開始,也爲人類留下了不朽的《戰爭與和平》與《1812序曲》。

但在俄烏之戰裡,兩位將軍恐怕幫不上忙了。因爲烏、俄兩國都習慣當地氣候,不像法軍水土不服。俄國近來以飛彈猛轟烏克蘭電力設施,摧毀40%的能源系統,顯然是想趁凜冬將至,請出冬將軍助陣。俄國如果用減少天然氣供應作武器,對軍援烏克蘭的歐洲施壓,《經濟學人》估計,可能在這個冬季會導致10萬老人喪命。

但以今日能源科技的多樣性,冬將軍的威力已不如往昔。誠然,寒冬下的能源緊縮會對烏克蘭及整個歐洲造成巨大壓力,但連最首當其衝的烏克蘭人都能燒柴度日,遑論有核能、美國天然氣等選項的歐洲。物價飆漲、生活不便、全球通膨雖是難免,但俄國不可能光靠冬將軍打贏戰爭。至於地將軍,則根本不會出動,因爲把大軍遠遠拉到他國領土的是俄羅斯,它的遼闊領土此時成了自己補給線的負擔。

裕融去年赚58亿再创高 每股拟配6.6元股利

實戰證明,俄軍沒自以爲地那麼厲害,佔領的土地有55%又被烏克蘭搶回,現在俄國佔有烏克蘭1/5土地,且持續面臨反攻的壓力。美國情報圈認爲冬季時烏俄都會放緩戰鬥節奏,其實在俄軍一路受挫的此時,西方應該最有籌碼逼迫普丁停戰及談判,畢竟比起繼續丟盔棄甲,暫時凍結現狀還能保留些戰果和顏面。

但烏、俄雙方都把談判價碼拉得很高,美國總統拜登已經表示願意和普丁談了,但普丁的條件是要西方承認併入俄國的烏東4省是俄國領土,等於認可俄國侵略佔領他國的行爲。不要說俄軍並沒有完全佔領這4省,連克里米亞併入俄國西方都沒承認了,這個要價實在太高。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的口氣也很大,要俄軍撤出所有烏克蘭土地並拿回克里米亞,後者的難度更高。

現在烏、俄對和談都在漫天要價,還沒到就地還錢的階段,卻又卡在一個戰況膠着的狀態。烏俄兩邊的軍人都無法取得大規模的進展,只能一個城市一個城市地打。俄國對烏國民生設施狂射飛彈,除了讓烏克蘭人更加同仇敵愾,並無助於佔領更多土地。俄國出兵烏克蘭時,應該沒料到要和整個歐美的彈藥庫作戰,而現在俄軍步步退卻,西方雖然抱怨烏克蘭彈藥用太兇,卻也必須繼續支援,因爲趁勢給予俄國愈大的打擊,就愈可能實現停戰,並阻卻未來的類似事件。

撐死的蚊子 小說

走着瞧-创 预期2年内达成长期损益平衡

所以戰爭可能小型化,但依舊會持續。至於漸成困獸的普丁,最後會找個下臺階讓戰事叫停,還是採取更危險的舉措,就和9個月前入侵烏克蘭一樣,全在他一念之間。

(作者資深媒體人)

北市警展暑期打诈专案成果 逮276车手24人未成年